從技術型理工男到管理型領導者,王曉鵬打造虹膜識別的“中國夢”

時間:2017-03-23

28歲的時候,王曉鵬一度想看看自己在35歲前能不能闖出名堂。

 



彼時,這位巴斯大學的博士后,作為一名圖像專家,正在英國殼牌公司上游研發總部從事地球勘探,年薪已近百萬人民幣。偶然回國,看到北京翻天覆地的變化,他隨后決定賣掉全部家當,坐上了回國的班機。

 

7年過去,“把虹膜識別技術帶回中國”的夢想早已從商業計劃書里照進了現實:王曉鵬創建的北京釋碼大華科技有限公司(EyeSmart Technology Ltd)現擁有60多項國內外專利,生產的虹膜識別系統已運用于部隊、高校、銀行以及煤礦等領域,成了國內虹膜識別行業的“領頭羊”。

 

他還顛覆性地將專用虹膜攝像頭和手機自拍攝像頭合二為一,打破了虹膜設備移動化的固有瓶頸。降低核心硬件體積和成本的同時,又在國內創立了2家分公司。去年,釋碼大華的技術產品以排名第一的算法方案被印度政府 “相中”,應用于12億公民身份識別工程AADHAAR虹膜身份認證系統,中國技術一時揚名班加羅爾。

 

談及現在,擁有“國家千人計劃專家”“國家級特聘專家”“北京市海聚人才”等頭銜的王曉鵬卻覺得“只是開了個好頭兒”。他坦言:“公司目前穩步成長,機會很多,但不能沒有危機感。發展越快越需要‘自省’意識?!?/p>

 

“80后”的王曉鵬曾是個不折不扣的“學霸”。


 


1999年,他考入華中科技大學電子信息工程系。在當時,“創業”一詞還很生僻,優秀的學生似乎人人都“手握紅寶書懷揣留學夢”。本科畢業之后,王曉鵬拿到了英國ORS全額獎學金進入巴斯大學深造。

 

他將職業目標定為“技術領域的專家”。進入信號與圖像處理核心實驗室后,僅僅3年,王曉鵬就完成了碩博連讀,不滿25歲便拿到博士學位。此后,又接連就職于世界知名半導體公司ARM英國劍橋總部和英國皇家殼牌石油公司。

 

2008年北京奧運會,王曉鵬作為圖像處理專家顧問回國負責奧運會高清轉播。出國8年,北京的飛速發展讓他看到中國的巨變,各種優惠政策、創業創新平臺都在“刺激”他創業的那根“神經”。

 

“這是最好的時機!”王曉鵬想到了自己一直未放棄研究的虹膜識別技術?!昂缒ぷR別本身就是與人相關的技術,中國這樣的人口大國,信息化、互聯網、信用體系都處在高速發達的階段,虹膜識別技術作為一項高安全級別的驗證手段,一定會有它潛在的市場與核心價值?!蓖鯐赠i說。 

 

在和合伙人徐鶴菲深談后,兩人用一個周末就搞定了商業計劃書。王曉鵬隨即賣掉在英國的所有家當,2009年的平安夜,結束最后一天工作,他啟程回國了。

 

不出意料,辭職的決定在當時引發了很多不解。父母希望他能按部就班地在技術路線上走得長遠,拿著高薪過安穩的生活;英國的同事也想不通,殼牌公司每年在全球招的人數屈指可數,能擠進來的都是千分之一的佼佼者,王曉鵬為什么偏偏要走出去?

 

“2007年,我的年薪大約是6、7萬英鎊,換算成人民幣也將近100萬,每天下午5點準時下班,之后就去打球、釣魚、劃船、開車穿越蘇格蘭高地的原始森林?!钡鯐赠i卻不喜歡這份“一眼望得到頭”的清閑,骨子里的“不安分”促使他決定回國“折騰”一番。

 

2010年夏天,成立之初的釋碼大華拿到了某國有銀行的第一筆訂單。在當時,公司團隊還不到10個人,為了完成任務,王曉鵬和團隊沒日沒夜地加班,晚上就在辦公室里打地鋪。一個月后,虹膜識別系統如期安裝成功,這讓他感覺到“自己離夢想越來越近”。

 

這家主要從事虹膜生物識別算法、軟件、產品、虹膜大數據平臺的研發及虹膜芯片設計的公司,創立之初的想法是“至少把國外有的也在中國實現”。他們逐漸與國內的公安系統、銀行和機場建立了合作。

 

作為一個留英歸國的中國人,王曉鵬期望虹膜識別技術在中國的土壤上不再陌生。

 


為了這個目標,他和團隊先是將虹膜識別設備的體積由“字典”微型化到“綠豆”,價格從幾十萬元降到幾萬、幾百元再到零成本;虹膜采集鏡頭的識別距離也不斷拉長,截至目前,釋碼大華的虹膜采集鏡頭能夠根據用戶身高自動進行角度旋轉,最遠精確虹膜成像距離達15米,只要對準鏡頭瞟一眼就能完成采集。

 

而王曉鵬更希望的,是這項技術能夠從電影里的“黑科技”走下神壇,進入尋常百姓家?!拔覐膩頉]把虹膜識別定義成一個‘高大上’的東西,它和其他的人工智能技術一樣,遲早要進入社會,服務于個體?!?/p>

 

今年“3·15”晚會的消費預警環節,主持人在現場將照片“P圖”“換臉”,竟然輕易就通過了人臉識別系統。這讓不少人都被“嚇出一身冷汗”。王曉鵬覺得,這正是虹膜識別技術區別于其他種類識別技術的所在:虹膜識別是利用人眼瞳孔天然自由縮放的生物特性,能做到真正意義上的活體檢測。

 

“中國的人很多,目前確保個人財務通用的是密碼、鑰匙、卡片,這些實際上都是弱認證體系,輕易就能被模仿?!蓖鯐赠i認為,中國在未來進入誠信社會的過程中,更需要虹膜識別的強身份認證技術,對公民的身份核實提供線上、線下便利有效的方案和服務。

 

“在一些特殊的單位或部門,加密文件可能需要定期更換密碼,現在很普遍的情況是這些密碼很復雜,更換又頻繁,很多人根本記不住只好抄下來貼在電腦上,很容易被盜或丟失,這層加密幾乎可以說是形同虛設?!彼e例,再比如社保騙保的查證和養老保險認領,“在拿出身份證的同時還需要證明‘你是你’,一些看似無厘頭的問題,不久的將來實際都可以刷刷眼睛足不出戶地辦妥?!?/p>

 

在王曉鵬看來,未來兩三年,手機、平板、筆記本電腦等移動終端上的虹膜識別技術,實際上可以運用在金融、教育、公安、社保、醫療、扶貧等很多行業和領域。

 

身為創始人,在創業的最初階段,曾經年薪百萬的王曉鵬沒給自己發一分錢工資。沒出產品之前,他也曾用在英國賺來的第一桶金“自掏腰包”維持公司運轉。撐過了最初的探索階段,越來越多的知名投資人和產業投資機構開始自發找上了門。

 

打造一項“硬”技術,要面臨的質疑自然不少:回國初期,在推廣虹膜識別技術時他們還曾被人發問“是否在賣面膜”;2011年,團隊的虹膜采集鏡頭只能捕捉約1米內的人眼數據,王曉鵬彼時設想長達6米的采集范圍如今已成了現實,盡管國內專家也一度認為這并不可行。

 

“創業的人很多,在這條路上走不下去的人也很多?!蓖鯐赠i認為他的團隊能夠在大浪淘沙般的創業浪潮里“穩扎穩打”的重要原因,是對知識產權和專利保護的重視?!斑@是一個科技公司有能力跟資本和巨頭企業談合作的基礎和價值?!?/p>

 

由手握百萬年薪的“金飯碗”的技術專家轉變成一位從零起步的國內創業者,王曉鵬覺得自己實現了從一顆“螺絲釘”到找到人生價值的真正轉變。

 

“大家以前覺得虹膜識別是‘黑科技’,現在它更像是我們從國外帶回來的一顆種子,在團隊的培養下有了多樣化的基因,長成了不同的產品,在社會中被放大。很多人從‘不知道’變成了‘理解’、‘接受’和‘使用’,到未來也許還會變得‘不可或缺’?!彼f。

 

從單純鉆研技術到下海創業,切換自如的王曉鵬認為這兩者有著本質上的相同:做學術和創業都需要對技術研發保持嚴謹的態度?!霸诤缒ぷR別這個領域,我們也許階段性地跑在了行業的前面,但是技術的優化,產品的升級,用戶體驗的完善,市場的開拓,這些都需要無時無刻去思考?!?/p>

 

幾年的經歷也讓他從一個“技術型理工男”轉變成為管理型的領導者。至于更喜歡和適應自己的哪個身份?王曉鵬笑著反問:“不能做一個技術型的管理者嗎?”

 


返回列表

推薦文章

熱門標簽

總機電話: 010-67786550 銷售部: 耿先生15195993073
趙先生13331196578
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 北京市朝陽區尚8國際廣告園E座三層
  • 關于我們
  • 核心技術
  • 解決方案
  • 產品中心
  • 新聞資訊
  • 招商合作
  • 聯系我們
copyright 2018 北京釋碼大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備10218265號-1 技術支持:快幫云
梦幻大话西游怎么赚钱之道